纯电动车、太阳能和清洁能源 | 特斯拉中国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试用 >

5月黄金震荡为主等待回调做多机会

时间:2021-10-31 01:2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展望5月行情,一方面,经济基本面可能出现对黄金有利的变化。美国一季度经济增速超预期,但存在隐忧。不稳定因素仍多,推动经济增长的因素则可能是一次性的,二季度重新出现弱势的可能较大,美元可能会重新受到拖累、高位回落的概率不

  展望5月行情,一方面,经济基本面可能出现对黄金有利的变化。美国一季度经济增速超预期,但存在隐忧。不稳定因素仍多,推动经济增长的因素则可能是一次性的,二季度重新出现弱势的可能较大,美元可能会重新受到拖累、高位回落的概率不小。因此基本面对黄金应较有利。

  另一方面,从重要宏观事件来看,中美经贸谈判大概率将继续带来对市场情绪的乐观影响,但对金价的影响未必都是压制性的。地缘政治热点事件可能进一步升温,对作为避险资产的黄金,都有一定的助推作用。

  综合判断,5月黄金应以震荡为主,预计运行区间为[275,290]。操作上,可等待黄金回调做多的机会。建议进场279,目标288,止损275,推荐指数2颗星。

  2019年4月,黄金期货主力合约呈先涨后跌再涨的震荡偏弱态势。先在11日涨至最高点286.9元/克,随后开始回落,至18日,跌至最低点277.8元/克,当日收盘为278.2元/克(见图1);之后又小幅反弹,至26日,收盘281.45元/克,较3月最后一个交易日(29日)收盘价282.00元/克,下跌约0.2%。

  2019年4月,COMEX黄金主力合约走势与沪金类似,也是先涨后跌再涨,先上涨至最高1314.7美元/盎司,随后开始回落,至23日,跌至最低点,1267.9美元/盎司,当日收盘价1274.3美元/盎司(见图2);随后又有所反弹,至26日,收盘1288.4美元/盎司,较3月最后一个交易日(29日)收盘价1297.0美元/盎司下跌约0.67%。

  2019年4月,美元指数呈震荡上扬走势,前半月处于盘整阶段,至15日,最低跌至96.78,收盘为96.932;之后开始快速上扬,至26日,涨至最高点98.346,当日收盘98.03(见图3),较3月最后一个交易日(29日)收盘97.247,上涨约0.80%。

  国际上,市场对全球经济前景的担忧有所缓解,但主要经济体的分化更加明显。美国更多强劲经济数据的出现,令市场对美国经济的担忧不再增加。但市场对欧元区经济的担忧加剧。日本和英国的经济趋弱的态势也有所增强。印度的经济在平稳运行数月后,不稳定性也有所增强。中国3月份和一季度经济数据出现超预期的良好表现。

  数据来源:wind、中期研究院。数据时间为2019年2月和2019年3月,除了:欧元区的PPI、M2和失业率,英国的M2和失业率,印度的M2为2019年1月和2019年2月。另外,中国失业率为城镇调查失业率,PPI为出厂价格。美国的PMI为制造业PMI和非制造业PMI,中国的PMI为制造业PMI和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,其他经济体的PMI为制造业PMI和服务业PMI。GDP的数据除中国和美国是2018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第一季度外,均为2018年第三和第四季度。

  2019年4月,黄金先涨后跌再涨,各因素归结起来,与3月份类似,根源主要仍是经济基本面变化带来的影响。同时,黄金需求增加、股市回调联动效应等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。

  首先,黄金先涨的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经济数据的偏弱,尤其是小非农ADP就业人数为12.9万人,低于预期,同时ISM非制造业指数则创一年半新低。偏弱的美国数据造成了偏弱的美元走势,以及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的看低,从而支撑了黄金。

  其次,黄金后跌的主要原因在于强劲的美国经济数据的出现,先是美国劳工部公布的3月非农就业人口变动19.6万,好于预期,较2月数据大幅好转,令美国经济担忧的情绪消弭不少。但金价并未立刻转入下跌趋势,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下调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,令美元和股市双双走低。直至美国4月11日公布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降至20万大关以下,创下近50年以来最低水平;并且中国稍后也公布了好于预期的3月份和一季度数据,受强劲宏观数据支持,市场对全球经济前景的担忧情绪大幅降低,从而避险情绪降低,美元、股市走高,金价受到压制并转入下跌趋势。

  再次,黄金再涨的主要原因在于股市走弱带来的联动效应,以及各国央行购买黄金所带来的价格提振效应。4月下旬,无论美国股市还是中国股市都出现了回调,尤其是国内股市的回调令一部分资金回流至黄金,支撑了金价;并且,4月以来各国央行对黄金的购买力度较大,也对金价形成了支持。

  展望5月行情,一方面,经济基本面可能出现对黄金有利的变化。美国一季度经济增速超预期,但存在隐忧。据汇通网,美国一季度GDP增长的一半以上(约1.7%)都来自于来自不稳定的库存和贸易类别,这是一个重要的警告,意味着增速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回落;并且对国内私人采购商的最终销售----不包括贸易、库存和政府----仅增长1.3%,为2013年以来最差;消费者支出增长从2.5%降至1.2%(尽管仍高于1%的预期),反映出轻型卡车和服务的销售放缓。此外,4月份核心PCE物价指数年率初值仅为1.3%,较前值1.8%大幅下降。这些都预示美国经济的不稳定因素仍多,推动经济增长的因素则可能是一次性的,二季度重新出现弱势的可能较大,美元可能会重新受到拖累、高位回落的概率不小。因此基本面对黄金应较有利。

  另一方面,从重要宏观事件来看,中美经贸谈判在4月底5月初将再次开启,从各种迹象和信息看谈判将继续顺利进展的可能性大,且有一定可能出现确定中美元首峰会的情况。故中美经贸谈判大概率将继续带来对市场情绪的乐观影响,但对金价的影响未必都是压制性的,因为避险情绪下降首先会施压美元,对黄金有一部分有利影响。地缘政治热点事件可能进一步升温,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制裁或继续发酵、法国“黄背心”运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、斯里兰卡爆炸案的连锁影响如何尚未可知、印巴之间冲突再次升级可能性犹存等,对作为避险资产的黄金,都有一定的助推作用。欣欣图库tk833看图区

Power by DedeCms